全球最大安全套厂商因疫情停产 已造成1亿个短缺


为了不消耗多余的口罩,所有重症病人家属都被要求不要来医院探视,多数病人都在孤独中离世。

该份声明同时提到了威尼斯一起类似的医护人员自杀案件。3月18日,一名任职于耶索洛行政医院感染科的49岁护士突然失踪,随后被渔民发现溺毙在河中。

除了工作条件,他们的工作状态也让人担忧。

28日中午,红星新闻从当地警方了解到,周某某兄弟在防疫期间隐瞒境外归国经历,对疫情防控工作造成了不良影响。当地时间3月27日,纽约州长科莫表示在当天纽约州一天内,因为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从385升至519人,增加了134例。此外,纽约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了44635例,其中6481人入院,1583人进入加护病房。此外,目前纽约州新冠肺炎感染者出院人数为2045人。

连续十几个小时、超负荷的工作让医护人员几近崩溃。一名护士在采访中疾呼:“无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我们快要撑不下去了。”

根据通报,3月21日,陇南市西和县公安局汉源派出所依法查处一起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外出泰国旅游隐瞒境外归国经历,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下发布的决定、命令的行为,违法人被依法行政拘留。

物资短缺带来的救治压力,除了医学上的,还有情感上的。

伦巴第大区的贝加莫市,是这次疫情“重灾区”,对于医疗设备、甚至是防护口罩和一次性手套都不能保证,当地的一名医生抱怨,“他们正在徒手对抗病毒。”

经过警方调查,得知这名护士原先并非在感染科工作,而是在意大利疫情加剧后,自愿调到感染科协助照顾重症病患,不料突然出现发烧等症状,于是在家隔离并接受检测。然而,在接受检测的2天后,这名护士疑似因等不到结果,选择了自溺。疫情拐点遥遥无期,而感染风险、救治压力和心理压力正吞噬医护人员心理防线,而医护人员对意大利的医疗体系失去信心,这远比病毒的蔓延更为可怕。

医院的医疗资源承受能力已到最大极限,院内的重症监护室已经满员,不少病人只能在急诊室和走廊上接受治疗。